AD
首页 > 教育 > 正文

新书《欲海花》雷恩那最好章节言情小说 全文完结txt阅览

[2019-03-15 08:23:51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溪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花阁内剩下三人,花冷香想去拉拉霜姨的手,但整个人被身后男人紧搂不放。想想……也是,她和薄丝被是他身上仅有的「蔽体物」啊!「霜姨,他是柳归舟。」她红着脸细声道,总觉得该说明一下。「我知道。」霜姨微笑。「柳归舟,这是我家的好霜姨。你、你快叫人啊!」她捏捏横在腰间的男人臂膀。「……霜姨。」柳归舟听话地喊,偏冷的俊面遭红潮一染,窘得可爱。「嗯。」霜姨的笑加深。「我备了些干净衣物,就

花阁内剩下三人,花冷香想去拉拉霜姨的手,但整个人被身后男人紧搂不放。想想……也是,她和薄丝被是他身上仅有的「蔽体物」啊!「霜姨,他是柳归舟。

」她红着脸细声道,总觉得该说明一下。

「我知道。」霜姨微笑。「柳归舟,这是我家的好霜姨。你、你快叫人啊!

」她捏捏横在腰间的男人臂膀。「……霜姨。」柳归舟听话地喊,偏冷的俊面遭红潮一染,窘得可爱。「嗯。」霜姨的笑加深。「我备了些干净衣物,就搁这儿了。」将一迭衣物放在长几上,她又道:「过会儿,我再遣人送早饭上来。

」 她笑意不减,转身走出花阁,还聊胜于无地把破门重新搁上。终于,只剩下她与他。花冷香在他怀里转身,鼓起勇气瞧他。两人相拥,同裹着一件丝被,彼此气味交融,气息相拂,热肤贴着热肤。

昨晚狂腾在那双美目里的烈焰收敛成小火把,依旧灿灿的、耐人寻味地勾引她。心炽热,她似乎也感受到他左胸震动,忽而大剌剌笑开红脸,如以往闹着他那般,半开玩笑地脆声娇问:「柳归舟,昨夜你赶去夺回我,还把我……把我这样又那样,折腾得骨头快散了,你多少是不是有点儿喜爱我?

」 「不是有点儿』。」他淡应。「呃?」他的迅速应话让她微怔了怔。两人该做的都做了,不该做的也做得很彻底,柳归舟干脆扯下裹身的丝被,单臂轻扬,丝被飘飘挂在门上,恰把那个破洞覆住。

金阳如粉中,他抱着她踏进澡盆里,将娇小的她搂在身前,热水漫至两人肩头,濡湿他们的发,黑亮如缎的青丝在水面缠迭,分不清谁的。花冷香彷佛在这刻才抓稳思绪。

她低「啊!」了声,如滑溜鱼儿般转过身,伏在他胸前,杏眸眨动,忍不住再眨动,定定望住男人。

「柳归舟,不是有点儿』 ,那、那是比有点儿』再多一点儿了?」 他勾唇,指腹怜惜地摩掌她蜜颊与身上的伤痕。她那些伤,有的是昨夜他吻得过重落下的红痕,有的是那日她困于柳树林挨柳条鞭打,有的是她喂养他纯阳女血时划下的。抚摸着,让指腹静静掌抚,他尝到心痛滋味,有时疼得难受,会觉不能呼息。

「小香……」 「嗯?」 她欲应的模样让他不禁笑深,低柔道:「你记得不?你头一次上柳庄,带来我师尊的一封手书,那时遇五华门』屠家兄弟报复,我最后还因强行运气、牵动心脉,结果呕得你一身血。」 「记得啊!」她点头。

「……你还昏过去,全身盗汗发寒,面无血色。」 他目光略幽。「我昏迷不醒,却觉自己进到一个无边梦境,我泛舟在茫茫黑川上,独自一个,心里虽无惊惧,但却有几丝怅惘……觉得尚有些事未曾体会,有些人没能深交,若一条命就此到尽头,是有些小小遗憾,尤其是那个刚上柳庄拜会的花家姑娘,她很可爱,很奇怪,真有意思,她对我似乎颇有好感,直劝我认她那口血,她啾我时的眸光痴痴惑惑,让我感到奇异兴然……我在梦中想着,若无法多识得她,命就没了,实在可借……」 花冷香听得出神,无法反应。

他扬唇又道:「所以醒来后,当小姑娘再次跟我提,要我认她的纯阳女血,要我跟她一起玩,她还说,她那口血要喂我久久,要跟我玩一辈子……我求之不得,自是答应。

我从没跟谁玩过,人生苦短,不想有朝一日回到那片黑川上,连男女情事也不曾体验。小香,你说,我是不是占尽便宜?」深深凝视,他抚着女子绣颊,幽声唤:「小香……咱们俩在一起,彼此心甘情愿,跟那口纯阳女血无关。打一开始,我就想跟你试试、跟你玩,我想知道那滋味,有你为伴,那很好。」 「柳归舟……」她心动一唤,热流往眸眶汇集,身子微微颤栗。他的指来到她臂腕间一道道褪白的细痕,抚过再抚,虔诚专注,像是这么做,就能将伤痕抹得一乾二净。

「小香,每次见到这些伤,我就难受,想到你一年两回喂血,每过一年,你身上就多两道伤,我却无能为力……我从未如此难受过。」略顿。

「我求佛公子』帮这个忙,你哭着说我不需要你的血了,却是不知,当我不再要你喂血,不必见你带伤,我内心有多欢喜。」 小香哭了,掉着泪,泪落似珍珠,那是无端喜悦的泪水。「柳归舟……呜……你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好听话?呜……」 可是她好爱听,她好爱听啊!

他说得好好听。她心软了、融了,如热阳下的融雪,化作温柔春水。男人将她微微抱高,吻她的朱唇。「……小香,柳归舟不是有点儿』喜爱你,他是非常、非常喜爱你,喜爱得不得了的喜爱着你。」 「呜……」感动得继续呜呜哭,喜极而泣啊!

男人进一步深吻了她,唇弄舌缠。她顾不得掉泪,只能弯弯两眸,吸着鼻子咧嘴笑,和他吻得天翻地覆…… 「说嘛说嘛,你是什么时候察觉自个儿爱上我的?」女音脆中娇柔,几分耍赖,几分撒娇,腻着人,非讨到一个答案不可似的。

在春日绿柳下垂钓的男人,薄唇噙着淡笑,偏不言语。

赖在他身畔、用发心赠他肩臂的杏眼姑娘恼了。

「柳归舟,你那时说了很多好听话,怎么从那次之后,你都不说了?」就那一回让她感动得要命,心儿扑通扑通跳,热血沸腾啊!那感觉可比与他……与他玩在一块儿时更快活、更美妙!「你知我心意便好,再说也是那些话。」他侧目过来,不知无心还是有意,冲着她笑得如春花盛绽。

花冷香一时间招架不住,两眼看直了,痴痴笑。

「柳归舟,我头一眼见你时,你那时明明病得形销骨立,可你对我笑呢……你对我笑,淡淡一抹就够了,我便头晕耳热,肚子好饿、好馋,直想扑去把你啃了。你说,我是那时喜爱上你的吗?」 「自是第一眼就爱上我。」他带笑点头,将她颊边几缯散发撩到耳后。

她抓住他的大掌,下意识扳玩着他修长手指,不死、心又问:「那你呢?也是第一眼就爱上我,对不?」 「唉……」他笑叹,当作没听到她问什么,手由着她握,目光重新瞥向川面。

「柳归舟!」 「小香,刚要上钩的鱼儿全给你吓跑了。」 姑娘不要他的手了,直接丢回。花冷香忽地一跃而起,转身要走。他一愣,身躯不自觉绷紧。「你去哪儿?

」 「我找三春们玩去,不睬你!」艳颊鼓鼓的,桃唇嘟嘟的。她伸手刚要拨开绿柳,另一手已被扣住,男人拖住她,她顺着他的劲力往后倒,跌坐在他怀里。「你别又去欺负他们。

」柳归舟叹息着,俯首啄吻她面颊。「我找他们玩,我就疼他们,也要欺负他们!」偏不看他,看了他,她魂又要飞了。

柳归舟心一抽。这傻姑娘八成还不知三春有多喜爱她,尤其是盛春……少年常是对她没好气,两个一见面就斗没完,但她这爱闹、爱逗、却也天真豪爽的性子,那少年难以抵挡啊!

而她却犹然未知,动不动就去玩弄人家!叹气复叹气,识得她以来,他的气实在愈叹愈长。「柳归舟,你放开我!

」不看不看,绝对不能看他!「小香,你不睬我,那可怎么办才好?」他语气彷佛极忧郁。她方寸掀波,忍不住还是瞥向他,这一眼,看得她身子绵软。这男人文火般的浅笑已够具杀伤力,忧郁模样竟然也强成这样!可恶!

可……可她就是爱嘛……她凑唇攻击他优美的唇瓣,缠吻间,她听到他沙哑低喃!

「小香………我让你玩、让你疼、让你欺负……你别走……别走………我很喜爱你……」 「唉……」她又痴了。

对他发痴,她无能为力,就情愿这么痴着,欲海飘流,情川游荡,以他为伴。她欢喜无悔啊……

为您推荐